太阳能光伏-锂电池-储能等新能源资讯-清洁能源网
菜单导航

邹才能院士:非常规油气发展需要“非常规”人才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09日 18:55:44


 
邹才能院士:非常规油气发展需要“非常规”人才  
 

近年来,非常规油气成为全球油气储产量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资源重要性不断加强。世界石油工业正在进行一场从常规油气到非常规油气的“黑色页岩革命”,占资源总量80%的非常规油气成为关注焦点。

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能源页岩气研发(实验)中心主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邹才能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指出,我国已经实现从常规向非常规油气的跨越式发展,取得了“革命性”突破。但是,理论技术研究、实验室建设、人才队伍培养等仍需进一步加强。需要依靠“非常规”人才不断探索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新管理,支撑非常规油气快速发展。

我国非常规油气取得“革命性”突破

《中国科学报》:你带领团队创建了非常规油气地质学理论,在非常规油气工业化实践中提出了许多建设性建议。你认为在“十三五”期间,我国非常规油气发展取得了哪些重大突破和进展?

邹才能:从定位上说,我们国家已经实现从常规油气向非常规油气跨越式发展,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取得“革命性”突破,在“十三五”期间实现了工业化发展。

产量上说,非常规油气在我国油气总产量中占比超过22%,其中非常规气产量达35%左右、非常规油产量达10%,特别是页岩气储量和产量都取得了大幅增加。2019年,全国页岩气探明储量达1.8万亿立方米,产量达到154亿立方米。致密气产量近400亿立方米,煤层气产量近60亿立方米,致密油产量近200万吨。

理论上,打破了常规渗透性储层、经典圈闭油气成藏的概念,突破了直井达西渗流开发的技术路线,提出了连续型“甜点区”非常规油气理论,为非常规油气地质新学科的建立创造了条件。

技术上,创新了水平井工厂化技术,颠覆了传统圈闭型“油气藏”生产模式,提出了非常规油气水平井平台式体积压裂制造人造渗透率形成人工油气藏,突破了依靠达西渗流开发的传统认识。

《中国科学报》:“十三五”期间,我国非常规油气发展还存在哪些亟待改变的问题?

邹才能:在资源类型、理论技术认识上还需更大突破,非常规油气提高采收率还需进一步提升。海相页岩气埋深35004500米资源有重大突破但还没实现大规模开发,陆相页岩气还没取得重大进展。致密油产量还没实现规模性上产,煤层气产量也需要进一步提升。

相关技术研究、实验室建设、人才队伍培养仍然欠缺,需要培养更多的非常规人才投入到理论创新与生产需求中去。

《中国科学报》:你认为“十四五”时期非常规油气最应该在哪些方面继续作出改革或改变?这样的改变将会对油气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邹才能:要继续加大资金投入、科技创新力度、政策扶持和支持。

非常规是一个战略性接替领域,需要国家和相关产业持续加大投入,大幅度降低成本,使“非常规”资源实现“常规”开采。

《中国科学报》:在页岩气的消费层面,你认为“十四五”期间将会发生哪些变化?页岩气将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邹才能:目前,页岩气工业化实践发展很快,预计在未来天然气产量增长中占重要地位。但我们仍面临一系列理论技术问题:其一,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是新领域,基础地质理论和技术仍处于探索试验阶段;其二,我国页岩气在3500米以浅海相地层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但35005000米深层海相页岩气是产量增长主要方向,其核心关键技术尚未获得突破。页岩气生产的“卡脖子”技术还需要进一步攻关,生产技术仍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

两场“非常规油气革命”值得期待

《中国科学报》:请谈一下,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上需要做出哪些突破?即“十四五”非常规油气技术发展路线。

邹才能:我们非常规油气有很多种类型,需要对各类非常规资源全面布局,对所有资源类型加大科技攻关及理论创新的力度,加大投入来提升总体非常规油气的产量。